睡坨鸟🐦

这个人的笑容像是刚刚复苏的春天,带着冰雪消融的残忍。

【杂谈】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林朵:

我曾听说过一起略带惊悚的退圈事件。


 


涉事者是我的朋友,她因为喜欢一对CP而混了某个圈子,入圈初期忙着与同好们交换脑洞、督促产出,倒是乐在其中。但很快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圈中之人按照各种标准划分成了若干团体,团体与团体之间先是互相瞧不顺眼,然后升级为嘴炮攻击,再就是演变成辱骂掐架,最后完全是不共戴天的架势。


 


这可苦了我那位原本只是想找个乐子的朋友了,因为麻烦开始变的比乐趣多。想发篇短文就得披上小号,想点个推荐还得再三掂量。然而战火愈演愈烈,圈子内苛刻的要求越来越多,以至于到了后期,碰过AB的人便无权再涉足CD,无差杂食都要被开除粉籍,类似的规则层出不穷,甚至还有专门的组织负责监视大家是否严格执行。


 


终于有一天,我那位朋友怒而删号,撤了个干净。


 


当时我嘴贱调侃她没能挺住,可她却很认真地回答我:那些过于严苛的条条框框只是烦人,真正吓人的,是当她发现自己在那个圈子里呆久了,竟然会下意识地认为它们的存在是正常的。


 


愚钝如我,琢磨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她的意思。


 


这就是所谓的网络时代。


 


既是最好的时代。借助网络的力量,无论我们的兴趣爱好有多冷门偏门,总能找到足够的志趣相投者,通过网络聚集在一起,不必再理会时空的隔阂。


 


也是最坏的时代。因为网络的力量,我们能够把意见相左之人通通挡在门外,只留一个完全符合个人喜好的世界。


 


那是个近乎于乌托邦的世界。


 


没有争端,没有异见。


 


因为所有被允许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人,都说着相同的话,长着同样的脸。


 


有没有人觉得这样的世界很可怕?


 


或许一开始大家的思考并不完全一样,但当足够多的观点类似者聚集在一起,多数碾压了少数,盲从成为了习惯,没有不一样的声音,也不再允许发出不一样的声音时,主流观点便成为了真理,没人会质疑,没人敢质疑。


 


随着加入同一阵营的人愈多,这种权威的绝对性就更会被愈发强化。每个身陷其中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想:没错,我是对的,因为周围所有人都在认同我。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跟我认知不一样的事物,那它一定是错的。


 


哪怕这所谓的“所有人”,大部分时候其实只是那抱团取暖的一小撮人而已。


 


但也足够填满单个人有限的感知范围了。


 


这大概也解释了,为什么网络上不同阵营的群体冲突总是爆发的那么容易。既然都深信自己是绝对的正义,又能召集足够的小伙伴“同仇敌忾”,那么理直气壮地烧死那些“异端”,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然以上现象远远不止局限于同人圈,在如今这个网络时代,恐怕已经没有什么圈子能完全避开这种群体氛围。只不过很不巧,同人圈恰好是体现这种“群体单一性”的重灾区。


 


因为在踏进某个圈子之前,参与者的喜好特征就已经被筛选过一遍了,链接的基础早就自动打好,偏向极端大概只是早晚的事。


 


于是我朋友所经历的类似事件也会持续地循环下去。


 


说真的,这挺可怕的。


 


参照自然法则,太过单一的生物圈是不可能长期维系的,真正的活力来源于复杂系统内部的平衡与博弈。


 


而正是这种妥协和包容的能力,才让我们能够拥有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才让我们能在那个总是磕磕绊绊的现实社会中心平气和地活着。可当我们身处同人圈,太容易获得认同,太容易消除异见,不再需要感同身受、求同存异的时候,我们也就很容易失去这种能力。


 


这值得警惕。


 


我们曾以为自己的世界会因为接触网络圈子而变得更加广阔,但事实上,成本极低的隔离却在不断造就多元性的消失,让我们的视野变得愈发狭隘,心性变得愈发暴躁,忘了所谓圈子形成的初衷,只不过是一种爱好,而不是被混淆什么邪教。


 


毕竟,圈子内外所划分的,只是不同,不是是非。


 


否则原本愉快的圈子,就会逐渐演变成让人丧失警觉的隐秘圈套。


 


每分每秒,都在试图把参与者的心智勒的更紧,绑的更牢。


 


而最可怕的是,你甚至都不会觉得,自己有挣脱的必要。




END


-----------------------------------------------------------


《同人是个什么圈》总结系列文地址如下:


(1)《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


(2)《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


(3)《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论同好交往之基础


(4)《多写了三五篇》——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


(5)《小透明》——论冷门写手之复杂处境


(6)《译者之歌》——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


(7)《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


(8)《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


(9)《同人连载,与时间赛跑的半成品》——论同人写作的时效性


(10)《避开热闹,也是一种修行》——论对热圈的敬畏


(11)《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12)《勿忘初心,方得始终》——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


(13)《描摹深海下的冰山》——漫谈同人创作的特质


(14)《爱亦有价》——浅析高价倒卖同人本的经济学原理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小故事杂货铺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



我很坏,什么都不好,又很自私,占有欲强的要死又不肯表态出来,憋着闷着,看到在意的人和别人有亲密的联系会很难过,甚至难过到看到那个人一发出和别人的东西就想屏蔽他的朋友圈,宁愿不看到,不让自己难过。虽然告诉自己,每个人的圈子都有不同的人,无法陪伴的时候总要有个人来填补那个空隙。
哎呀,还是会很在意。
其实说到底,还是我的不好。
就是我的不好,贪心的要死,又没办法满足。

难过每一次都需要自我调节,坏的东西压下去,积攒的久了就没办法了,变得现在心情一激动就想哭,然后憋回去。每次为了不哭出来都笑给自己看。

身体不适要抱抱

架空,架空,架空。
OOC,OOC,OOC。
作家酒吞X巨星茨木,文笔不好没有文风意识流,唉。
和各位印象中的酒茨形象不同,这就是个脑洞,为了喜欢的人产的粮。
————

大半夜的,酒吞头疼的睡不着觉,爬起来吞了片止痛药。头脑清醒,睡觉还不如写稿子,于是他就披了件外套坐床上敲键盘。

没一会儿酒吞就匆忙跑厕所吐了,把肚子里的东西倒了个干净。憋的眼眶都红了,整个人虚的不行,四肢发软还飘。

有件很麻烦的事,酒吞近期经常性的吃饭时间错乱,养成了轻度胃病,这只传闻很任性经常闹腾的兽在酒吞这里乖的不行,就是会咕咕咕地叫,还放屁,很臭。 酒吞抱着本子坐马桶,拉稀,比放屁更臭。一写起东西酒吞就不想停,一开始思路定好了,写着写着就跟着感觉走,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弄了个什么出来。

酒吞很难受,手不想停,奈何屁股和胃都不争气,一个想拉拉不出,一个想吐不敢吐。头还疼得要命,撕裂着神经。酒吞之前还花了几十秒用手指按着血管跳动的地方,就是为了感受头疼的方位。大致有太阳穴和眉心两处地方会痛的厉害,痛狠的时候连撞墙的心都有了。然后酒吞捶起墙来。

出了厕所酒吞又就着冷的汤药吃了止痛片,再次坐马桶,不出所料的右眼皮直跳,他又要吐了。这次把黑乎乎的汤药吐了,还吐出黄色苦水带血丝,惨的不行。

酒吞这么狼狈,是因为他恋人不在身边,没人看着就随便过,搞得一身病。

爬回床上,酒吞开始躺着发呆。

他讨厌尔虞我诈的事,套路太深总是要动脑子应付,太烦。所以他当起了另一份需要脑子干活的职业,自力更生的作家。他写的《妖怪》很火,出了漫画集还出了电视剧,最近还要上大电影。

要说酒吞这个人,颜好身材好,虽然性格张狂傲慢了些,但是巴结他的人不少,是酒吞自己不想跟别人玩,觉得太蠢配不上自己。毕竟物以类聚,酒吞生来就是佼佼者,想要结识的人自然也要与自己相匹配。

对了,这个能和他匹配的人经过几年的死缠烂打,从好友变恋人,还是这次大电影的主角,茨木。

————

酒吞开始想茨木了。

茨木是个男人,长的好看,笑起来更好看,身材和我有的一拼,就是胸没我大,屁股比我圆翘。下午我躺沙发看书的时候,茨木就爱趴在我身上,啥正事不干就是趴着。妈的一个肌肉正汉趴身上,还老是口头上随便撩,看屁书。

外人看我们俩总是觉得我一副不乐意不耐烦的样子对茨木,关系迟早得完蛋。哼,不怪本大爷不屑跟蠢人结交,看明白人大天狗说的,“酒吞你这人有病,作的不轻,总要人来扶着你你才乐意,哪有你这么暗恋人的?你再龟毛,茨木跟人跑了你才知道后悔。”

哦,滚犊子。这只狗交不得,就算是天狗也交不得。

茨木是个演员,坐拥万千粉丝爱戴。酒吞是茨木的粉丝,别人争着抢着要为茨木生猴子,他是想要让茨木为自己生猴子。

大天狗同样是属于粉丝频繁换男友的选项之一,开了个趴,其实是为了让俩人认识认识。哪知道茨木见了酒吞跟中了邪,看不爽酒吞硬是拼酒,输了后竟然开心地抱着酒吞喊挚友,后来和狗皮膏药一样死粘着酒吞不放,说是一见钟情。

?????大天狗脸牌懵逼.jpg

酒吞由于家庭问题对感情的事持不信任的态度,他认为人都会离开都不值得相信,他没办法把自己交给任何一个人。即使是茨木也一样。虽然他爱茨木,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深刻,可是总是会有个结。他那么喜欢茨木,受不了有一天茨木的离去,要是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担心分离,还不如做朋友,朋友总是比恋人要有保障一些。

大天狗私下问过茨木,说:“茨木你是不是抖M啊,酒吞整天对你冷着个脸你干嘛还想着他,觉得被虐很爽是吗?”

“我就是喜欢酒吞,我喜欢他,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接受我,相信我会一直喜欢他,不会离开他。”茨木金瞳闪闪,深情得无以复加。

哦,大天狗拒绝和你说话并踢翻这碗狗粮。

————

酒吞吃着披萨,喝酒,看电视上播放的娱乐新闻。

《妖怪》要上映了,茨木和其他演员参加首映式。

哎呀茨木还是最好看,真喜欢他。

酒吞又喝了一口酒,擦了一下鼻涕。他感冒还没有好就开始没节制地喝酒,虽然有点怕茨木回来会担心,但是他现在急切地需要陪伴,最好的方法就是喝酒。

茨木因为工作已经和酒吞异地了几个月,虽然经常有视频,茨木也叮嘱酒吞别乱来,但是酒吞心里的窟窿不是那么容易填补的。空虚和不安总是侵蚀着酒吞,自己恋人的消息总是要通过电子传输,酒吞看着电视,一点点地怨恨起茨木。

想拥抱,讨厌茨木不在,真他妈烦。茨木老发抱抱的表情过来有屁用,要抱抱。

“咔哒”一声,打开大门的声音。

茨木风尘仆仆地脱鞋进门,“挚友我回来啦!我还给你带了好酒回来!”

看见茨木的脸,酒吞什么怨恨都没啦。他原本坐在地毯上,伸出双手,讨要他的惊喜,“要抱抱。”

那天晚上酒吞抱着茨木,亲亲抱抱,有点委屈,又很开心,有时候茨木像条忠犬,酒吞就像是猫,平时总是高傲的不让茨木摸,现在见久别的饲主回来,免不了一通撒娇。

休息了一晚,舟车劳顿的茨木养好精神,酒吞又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把茨木操了个爽,抱着他不放。边操边亲,留吻痕,咬他肩膀。茨木意乱情迷地扭着腰喊“我爱你”,酒吞不说话,抱的更紧,操的更用力。

也许茨木不知道,他说了多少遍我爱你,酒吞就在心里回我更爱你。

酒吞也不知道,自从第一次见他,茨木就被他暗地里充满侵略性的眼神吸引,当然强者之间的较量和不爽也是这么来的。

《妖怪》里的妖都是根据身边的朋友为原型,主角是平安时期的两只大妖,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历史总是一团迷雾,是真是假尚说不清楚,现在是科学时代,但是总需要一点奇幻的东西当调剂。人们有时候总是爱看这种东西的,暴力血腥人性,同时展现了当时的社会面貌与人文习俗。免不了俗套的充斥着爱恨情仇,酒吞考虑了很久,他们两个是大妖怪,走向总是会偏悲剧。

茨木看了还有点抱怨,说酒吞童子死的太惨了,茨木童子求而不得也很让人难过。

酒吞说哦,是他们自己带着我写出这样的结局,不关我的事。

茨木趴他身上,抱着他,亲他,虔诚地看着他的眼睛,“挚友是我的星星,我茨木绝对不会背弃你。”言辞诚恳得像是在发誓。

“干嘛非得是星星?”

“因为挚友什么都能为我实现,我向挚友许过愿,希望能一直陪伴挚友,这不是挚友为我实现了吗。”

“你什么时候许的愿我怎么不知道?”

“刚刚。”

酒吞瞪他,又忍不住抱紧他亲他。

FIN.

我的天我也不知道写的什么东西,原本脑洞是茨木作家写出《阴阳师》这个故事,白领酒吞,两个人大冬天在屋子里脚钻被炉喝烧酒的。日了狗了睡不着给憋出了这个东西。说实话我是个攻控……把酒吞大佬写的这么弱我有点虚,怕酒吞大佬再也不来我寮了。

好喜欢哭包攻,想了一下喜欢的攻,阿骸,侑士,酒吞大佬,太宰治,维克托,金木,还有很多冷cp,没有一对适合哭包骚气攻和人妻温柔受的(哭唧唧

Sebasdion一生推啊啊啊啊啊啊啊甜哭了我可能要得糖尿病了(›´Ï‰`‹ )哭包Dion这个小婊砸平时抽风关键时候写的情书好到爆炸。

“You'll be my end,my only start,my only love,my only lights.”

看一个视频脑补一整部小黄片,四五分钟一个视频亲三十多下。hello???一个眼神对视就知道又要亲了哼唧(›´Ï‰`‹ )之前的lushlwas分了不可思议,然后在Dion的视频又看见了Nick小公主,还是好可爱诶。

写东西就一直话唠明明语废(›´Ï‰`‹ )要去补看SKAM,之前看了个一小时的剪辑可以当个电影看了,成功入挪威撩王和小天使的坑,小害羞的感觉超级棒笔芯(•ө•)♡B站标签是甜出太阳系哈哈哈哈哈哈

刚刚忘记说,Sebb简直是我最喜欢的小受类型的真人版,温柔温顺可爱脾气好,超级宠Dion这个任性固执的家伙,笑起来很好看,做的东西很好吃,双商高,Dion整蛊他经常被反整蛊哈哈哈哈哈哈。哭包Dion超容易哭,给妹妹圣诞礼物哭,和Sebb机场分别哭,整蛊Sebb想到Sebb难过的样子哭,不是你自己要整他的吗(・・)

Dion有人鱼线诶,Sebb胸很大诶(›´Ï‰`‹ )吃狗粮吃的很开心

若此时我果若有造化,该死于此时,趁你们在我就死了,再够你们哭的我眼泪流成大河,把我的尸首漂起来,送到那鸦雀不到的幽僻之处,随风化了,自此啊再不托生为人,这就是我死的得时了。
——《红楼梦》第三十六回 绣鸳鸯梦兆绛芸轩 识分定情悟梨香院   贾宝玉

有时候觉得红楼梦里一堆话里有种奇妙的想象感和诡异美,想莫名其妙的去喜欢。

以前不喜欢是觉得阴阴得可怕,现在不是很喜欢是觉得太繁琐女人太多,偶尔看看就无法自拔了。想到就看几集,我看到刘姥姥那里,要笑炸裂了哈哈哈哈哈( ¨Ì® )

酒吞大佬的烦恼

夏天超级热,大江山一望过去一堆抢着睡树荫纳凉的小妖。知了在毒辣的日头下越加猖狂,附在树干上拼了命叫。

若是知了能化成形倒好,迟早被众妖一步一脚踩死。问题是这寿命不过一个夏天的低等生物连形都没有,只能烦死妖了。

酒吞睡在屋里榻上,翻了个身。睡在后方的茨木黏着他,毛丛丛的头发挠着酒吞的颈。本来两只大妖温度就高,暖烘烘的跟火炉似的,即使脱光了衣服也一身汗,黏糊糊地贴在一起还挺滑。

酒吞往前挪了挪,刚舒服一点感觉背后的皮肤都吐了口气,茨木又跟了上来。他还很识相没有抱,只是贴着酒吞,呼吸热气全喷酒吞脖子上了。

“茨木你他妈热不热啊!”酒吞实在受不了坐起来瞪茨木。

茨木也跟着起来,表情有点委屈,“只要是挚友你,就算是热吾也觉得很好。”

“本大爷警告你别没事撩我,睡觉!妈的动一下就出汗。”

“安倍晴明那里很是凉快,前天我去看了看,原来是驱使了雪女,这个法子还是从黑清明那里听说的。”

“哼,那阴阳师倒是物尽其用。”

“挚友要不然我明天就带雪女过来,这样挚友就不会太热了。”

“你是怕本大爷嫌弃你吧。”

要说茨木黏人在夏天是个麻烦,另一个足以让酒吞抓狂的烦恼,就是茨木不够软,简直是硬邦邦的一块木头。柔韧度不够很多体位都不能做,总是后背位又看不到茨木的脸亲不到嘴,超级烦。

一只弯了的妖有一副直到要命的骨头,有个屁用!

再次有脑洞没能力写……早晚有一天憋死在脑洞里(›´Ï‰`‹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你扫福了吗?我都要不认识福字了🐣酒茨版扫福

刚刚又有个脑洞,超模吞和摄像师茨。
摄像师茨迷恋超模吞的大胸肌,每次拍拍拍都是大胸特写…
变成每操一次都被茨木色咪咪摸胸,酒吞操他下面,他舔酒吞上面……没猫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我要死在酒吞大佬的大胸里啦!大佬快来我怀抱啊啊啊啊啊啊!只求出酒吞大佬啊啊啊啊啊!

占TAG跪求太太赐粮,太太来一发吗?

平行酒茨

三个平行世界的酒茨,一个还是原来的吞吹茨和大佬吞,另一个是恋人老夫老妻酒茨,已经没有那么多“上天下地宇宙世纪吾友酒吞英明神武英俊潇洒盖世无双头发炸胸肌大器大活好”的称赞,更多是细心照顾和彼此相爱养成的深刻的默契,还有一个是冷淡茨和默默关注有点意思吞。

我的妈我自己有点晕。

天啦噜有两个故事可以写,废柴的我理不清到底要怎么样互换了(›´Ï‰`‹ )

一个是吞吹茨和冷淡茨互换,大佬吞头一次感受到来自蠢犬茨木的冷暴力,立刻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别别扭扭黏上去,各种对茨木好各种傲娇害羞。有意思吞看吞吹茨天花乱坠吹了自己一整天,心想茨木肯定对自己有意思,被撩的受不了,换回来的时候当即把妖按床上办了。一起HE!

一个是吞吹茨和老妻茨互换,久违的感受到宇宙吞吹的洗礼,觉得爱情的火苗又啪啪啪旺起来,虽然从来没灭过,老夫吞就教吞吹茨换个攻心的方法,blablabla一堆顺便把喜欢的体位也传授了出去,吞吹茨受教了。大佬吞感受到老妻茨润物细无声的贴心,莫名有点动心,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这贤惠的妖,上能陪自己喝酒下能给自己暖床,多棒。一起HE!

(›´Ï‰`‹ )有脑洞没组织能力好难过哦